线上自习室空前火爆,真的能“好好学习”吗网课小红书考研党…(2023己更新)

*本文为《半月谈》2023年第3期内容

进入直播间,打开视频连线,实时直播学习状态……近年来,“云自习”在青少年群体中火爆起来,不少网络用户进入各类线上自习室,通过直播连线,以相互监督的方式进行学习,从而营造出浓厚的学习氛围。在线上自习室里真的能“好好学习”吗?半月谈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空前火爆

今年正月初三上午8点,大学生景源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洗漱完毕,坐在书桌前,打开某款线上自习室手机App,设置学习目标、时间和模式之后,点击进入一间“教室”,把手机放置桌子一角,前置摄像头斜对着自己,便开始学习。

此时,教室里已经有数十位同学连线学习。和景源一样,他们都是“考研党”。“‘座位’前后左右的人虽不认识,但我们通过直播相互督促学习,一起度过半个寒假,高峰时段一间‘教室’会有上百人在线。”景源说。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像这样的线上自习室日趋火爆。除了线上自习室手机App,腾讯会议、Zoom会议室也成为许多人“云自习”的场所,小红书、抖音、b站等社交平台上还有账号为大家提供线上自习室。寒假期间,有的线上自习室同一时间在线学习人数高达上千人,甚至凌晨两点仍有人在直播间学习。


线上自习室直播截图

半月谈记者梳理发现,线上自习室的用户多为青少年群体,根据用户不同需求划分为多元种类,包括考研、考公、中高考、假期自习等,不少线上自习室还分为读书屋、练字屋等专属教室;一些线上自习室设置了上下课、学习时间表,为用户详细规划了一整天的日程安排;不少自习室要求打开摄像头,制定了“禁止玩手机”“禁止聊天”等规则。

此外,线上自习室还衍生出“线上自习室监督”服务,在闲鱼等平台有用户称可提供24小时视频监督、有管理员的自习室服务,每月收费30元至100元不等;一些手机App开发商还提供线上自习室的软件开发服务。

带来学习的动力

不少“云学习”用户告诉记者,线上自习室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比线下自习室更便捷,学习氛围也很浓厚。

“即使相隔很远,不在同一座城市,我和朋友也能同时在场学习。”上海一所高校的研究生王婧怡说,她和同班同学都是提前约定好时间进行直播连线学习,“大家遇到难题都可以随时讨论解决”。

在b站、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不少线上自习大V和学习型Up主经常分享学习经验、学习日程、知识要点等内容,为广大粉丝群体营造了浓厚的学习氛围,进一步带动更多用户主动学习,加入线上自习室。

半月谈记者发现,线上自习室作为网络生态的衍生品,与网络技术、社会发展、用户心理需求等多种因素有关。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技术在快速革新中不断推动新应用、新场景、新模式和新业态的发展融通,如近年来不断催生的游戏直播、直播带货、户外直播等网络生态。随着互联网用户逐年增多,年轻化趋势明显,互联网直播内容

逐渐向生活化、日常化拓展,加之“互联网+教育”的大力发展和推广,线上自习、云自习等新学习业态成为必然。

此外,近年来,各地大、中、小学开启网课模式,学生群体开始逐渐适应线上学习环境,在线学习教育快速发展。因不能在线下自习室或教室学习,青少年群体为营造学习氛围、加强自律、互相监督,便主动寻求参与群体线上自习。

网民提供“线上自习室监督”服务

“之前在家里上网课,期中考试没有复习的氛围,后来加入了线上自习室,和好几百人一起学习,就像真的在教室里一样。”留学生李颖说,“打开摄像头自己就不敢乱动了。”

引导线上自习室健康发展

线上自习室发展形势以更便捷、更多样的特点赢得了广大青少年的青睐,但随之产生的一些乱象不容忽视。半月谈记者发现,一些线上自习室与“学习”背道而驰,充斥大量娱乐、广告、收费等信息,俨然成为某些人赚取流量、牟取私利的工具。

半月谈记者在某款目前较为火爆的线上自习室App上看到,该软件界面以卡通为主题,并为每个用户提供一个原始卡通人物形象,同时设有化妆、换装等功能。用户如需维护个人卡通形象,需充值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某些线上自习室App实则为游戏软件、社交平台,部分用户甚至分享娱乐新闻,发布低俗信息;有的线上自习室App打着“免费学习”的幌子,一步步引诱用户充值消费。

“功能花里胡哨,成了交友谈恋爱的平台,回归‘学习’本质不好吗?”“自习都得看广告,看了也不让自习,还得接着看广告,商家圈钱的‘吃相’太难看了。”“一些低俗的信息很有可能会伤害未成年人群体,甚至给不法分子带来可乘之机。”不少用户吐槽。

业内专家认为,线上自习室属于互联网新生产物,尚处于起步发展阶段,其商业化运营也将成为发展趋势,需要在不断完善中成长。但商业化运营依然要以“学习”为核心,不可脱离广大用户的需求。否则,肆无忌惮地开发娱乐性功能,急于寻求商业变现,则会砸了自家招牌,最终失去用户信任。

针对目前的线上自习室发展状况,业内专家表示,线上自习室为广大青

少年群体提供了便捷、安静的学习环境,应正面引导线上自习室健康发展。针对目前存在的各类问题,相关部门应加以重视,依靠政策条例、技术手段等,积极形成行业规范和监管机制,使得线上自习室的“学习”功能效果最大化,并为未成年人群体提供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学习环境。

半月谈记者 :田中全 熊翔鹤 / 编辑:孙好

责编:秦黛新 / 校对:张子晴

原标题《千人线上自习,能否“好好学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Code Blog by Crimson Themes.
|京ICP备18012533号-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