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有什么困难先说出来”2021,西安考研纪实(2023己更新)

“从未有哪一年的研考组织工作,像今年这样充满挑战。”

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西北工业大学考点,考生冒雪进入考点。来源: 西安发布

12月25日考研首日,雪花飘落西安。

刘瑾在五点起床,过一遍错题,吃一块巧克力。她还带了一包口罩,两张核酸检测报告,十张准考证,想讨个十全十美的彩头。

为了参加这场研考,她16天前就从湖北赶来。出发的街头已经安静了很多天,但这天打车的人太多,她等了40分钟才坐上去考场的车。

王晴踩着雪往公交站走。等了几分钟,一束光照亮了地面的雪,241路公交车来了。

车上只有三名乘客,一名通讯维护人员,两名考研学生。“疫情都这么严重了,去考试也不容易。”公交车司机说了一句,又小心翼翼地往前开。窗外慢慢出现一些人影,一些背着包、撑着伞的考生。

和她们一样,这天早上,有10.68万名考生冒雪奔赴自己的考场,在学校,在酒店,甚至在隔离病房。

保障战线也随之拉开,公交车缩短了发车间隔,5000辆车免费接送封控区考生,4000多名警力全力护航……

“从未有哪一年的研考组织工作,像今年这样充满挑战。”陕西省教育考试院在给考生的一封信里这样写道。

12月25日,西安下中雪,交通暂未受到影响。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他们冒雪赶来

王晴靠窗坐下,望着窗外的大雪。昨晚没睡好,她想靠着座椅歇会儿。公交车有点晃,另一个男生坐在后排,低头背着资料。

“思源学院站,到了。”

队伍排在大门两侧,考生们间隔一米,有序地往前走。扫码、测温、查证件和核酸报告。路旁停满了警车、公交车和出租车。

工作人员早已就位。考务人员举着二维码,边走边喊“先扫一码通,准考证和承诺书拿在手上”,辅警站在路中间指挥,民警拿着对讲机来回巡视。

家长们聚在一起,目送孩子们走入考场。“今年的娃太难了,考点换了两次。”“我们昨晚就来了,住在附近的酒店,就怕今天给耽搁了。”

离开考还有半小时,一个短发女生的哭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怎么了,怎么了?”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先发现了她,警察和家长们也跟了过去。女生边哭边打电话,“我在这站了一个小时了,不知道怎么办?”

“别哭,你有什么困难先说出来。”一名警察弯腰问她,一位考生家长也上前,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孩子,你先说,咱们一起想办法。”

女生缓了一下,“我的健康码是黄码,是不是进不了考场了?”

“没事儿,这位同学也是黄码,登记一下就能进。”负责特殊考生的工作人员赶来,帮她穿上了防护服,并由专门的人带她去了隔离考场。

西安思源学院考点共有2822人参加考试,其中3名考生来自封控区。另一位封控区的考生,是由专门的出租车送来的,穿着防护服的司机在考生下车后,挥着手冲她喊:“考完在这等你啊,加油!”

8点30分,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正式开考。

“从未有哪一年的研考组织工作,像今年这样充满挑战。”12月23日,开考两天前,陕西省教育考试院在《致参加2022年陕西省研考考生的一封信》里这样写道。

一个难以避开的现实背景是,自12月9日西安发现本次疫情首例本土病例起,至23日13时,西安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34例。23日0点,西安市实行封闭式管理。

12月25日上午7点,天色未亮,考生们冒雪排队进入西安思源学院考点。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放弃的和坚持的

十几天的时间里,防疫形势一点点紧张起来。商铺陆续关停,路上行人寥寥,核酸检测点从各处冒出来,口罩和防护服包裹着人群。

与此同时,研考也在一天天临近。许多在西安考研的学生在网上反映,因酒店被取消、动车停运、疫情风险等情况,甚至有了“想要弃考”的想法。

尝试出城未果后,西安考生陈璐决定弃考。她本计划12月22日离开西安,赶去成都参加研考。火车要开了却进不了站,出发在即被一张公函挡住了。

根据当时西安防疫要求,从西安火车站、西安北站乘车离开的人员,须持有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还需持单位出具的必要离开西安公函及主要负责人审批手续;其他人员还需持街道办、乡镇出具的公函及主要负责人审批手续。

考点工作人员在查验考生相关资料。来源:西安发布

街道的工作人员告诉她,21日临时接到通知,风险升级,不再开具公函。一番考量后,她决定放弃出城考试的计划。

在陈璐为出城发愁时,从外地赶来的考生刘瑾还在忙着“落脚”。

刘瑾考前16天就赶到了西安。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她提前选了三家酒店,其中一家连续订了16天。也没带太多东西,一个小行李箱,半边放衣服,半边放资料。随身的包里,也是厚厚一沓试卷和笔记。

去年毕业后,刘瑾在一家培训机构做销售,几个月前她决定辞职考研。12月25日考研日,时间不多了,她把学习计划算进每一天,手机APP里记录,10月20日至11月19日,她平均每天睡5小时10分钟。

意外还是不断出现。随着疫情形势的变化,刘瑾住的酒店不断被征用为隔离酒店。征一个就换一个,有时候早上8点就收到通知要搬走。行李乱塞一通,然后去找下一家酒店。

抵达西安的14天里,她因此换了5家酒店。

考前几天,刘瑾接到3次教育考试院的来电,电话内容大致为:在哪考、住在哪、如何到达考场,以及,参加还是放弃。她每次都坚定地回答“参加”。

23日晚,刘瑾在社交平台给自己打气:“14天换5个酒店我要去(考),三次打电话问是否放弃也要去,隔离14天也要去。”留言里都是给她“加油”的声音。

12月26日中午,考研的学生在考点教室休息。受访者供图

一个人的考场,和一张远道而来的试卷

陕西考试院曾为“问题考生”们提供了一些解决方案。12月21日该院发布的《2022年陕西省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公告》中提到,按照“分类处置”原则,针对不同类型的受疫情影响考生,将以代设考点、借考、送考上门等方式,实现“应考尽考”。

公告还要求,在西安市管控区和防范区内的考生,持48小时内两次核酸证明、从居住地点对点直达考点参加考试。“48小时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意味着,从23日早上8点起,到进入考点,考生必须进行两次核酸检测。

但公告发布两天后,一些现实问题还在困扰着考生。

12月23日中午,西安考生黄卿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所在的小区属于中风险地区,同时也是封控区。小区封控一周了,出不了屋下不了楼,小区也没有固定的核酸检测点。

“社区的电话仍然占线,我都不知道要找谁。”黄卿有点焦灼,“什么时候能做核酸?怎么出小区、去考场?”

“保命要紧。”好不容易接通的电话里,物业对她说。

她的情况并非孤例。当天网络流传的一份“西安疫情考研互助文档”,收录了包括黄卿在内的221条考生信息,绝大部分来自疫情严重的雁塔区。

新京报记者联系多名考生后发现,“小区封控,不让外出”、“小区不满足核酸检测条件”、“不知道怎么去考点”,是他们遇到的普遍问题。

同样是在12月23日这天,陕西省教育考试院表示,接政府通知,小区考生可凭身份证、准考证、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正常放行。西安市所有小区都已接到通知。

转机是在当天下午出现的。黄卿终于等来了物业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可以去社区开证明。有了这张证明,她就可以出入小区,也可以保证她在考研期间畅通无阻;另一个小区的考生刘茜接到通知,说小区已经为考研学生安排了专门的核酸检测;澳城大厦小区的考生杨雪君也得到了答案,医护人员会到小区为16名考生提供核酸检测,物业的车辆将送考生前往考点。

25日早上6点30分左右,汤媛出门看到了小区的路灯,顺势拍了下来。“当时觉得这盏路灯就像黑夜里的一抹希望。”她说。受访者供图

相比他们,汤媛和林强的情况更特殊一些。

汤媛原本要在22日晚离开西安飞回老家,没想到,因疫情防控在机场被工作人员劝返。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23日上午自己到陕西省教育考试院咨询借考的事,工作人员记录了她的信息,告诉她已经过了截止时间,从南京调试卷到西安可能来不及了,让她回去等通知。

陕西省教育考试院曾在公告中提及这类情况,“受疫情影响,仍有个别考生反映因种种原因无法跨市按时到达指定考点应考,此类考生可持证到距离最近的考点现场申请借考。”

但一直到24日深夜,她都没等来考试院的回复。开考那天一早,她还是坐上了去考场的车。到西安交通大学城市学院考点后,汤媛向老师出示了自己的材料,随后被带到了教室。

到了8点半开考时间,她还没收到试卷。几分钟后,监考老师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南京大学的字样,她才明白,试卷调来了。

林强的“考场”更特别。在西安市胸科医院,工作人员给他腾出一间未收治患者的病区作为“临时考场”。12月22日,林强确诊,转运至西安市胸科医院接受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24日晚,医院配合教育部门,让林强第二天“远程考试”。考场里设置了视频监控,教育部门工作人员远程指导现场医护人员,完成了监考工作。

12月25日,大雪纷飞,社区工作人员在值班。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5000名司机和4000名警力

12月25日,考研首日,这座城市早起的人多了一些。华爱云看到窗外飘着雪,她加快了洗漱节奏,穿上防护服出门。

这位有着二十多年驾龄的“的姐”,曾多次送考,但今天她只为一名乘客服务。她要把一位家在雁塔区的考生,送到西北大学桃园校区考试,从一个封控区到另一个封控区。

家人有点担心,但她不在意。“出租车本来就是服务行业,现在大家都出不来,我也想为考生做点事情。”出门前,华爱云自拍一张,发了条朋友圈,“下雪啦,这衣服比较暖。”小区的车子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她看到有人在车盖上写,“西安,加油!”

半个小时后,一个穿着棉袄、戴着N95口罩的女生出现了,比华爱云的孩子还小几岁。扫码上车后,她冲华爱云甜甜地说了一句:“谢谢阿姨,辛苦了!”

往年送考,路上堵得不行,为了不影响考生,大家都默契地不鸣笛。今年的安静来自疫情封控,昔日热闹的钟楼盘道,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辆车子。华爱云猜想,在路上的应该是考场的工作人员,或者奔赴考场的学生和家长。

那一天,与华爱云一样送考的司机有5000名。为保障研考,西安交通部门组建了5000辆由巡游出租车和网约车组成的保障队伍,免费为封控区的考生提供一对一服务。

下车前,华爱云给车上的女孩儿递上一张明信片,是她手写的,“祝福你明后两天,乘风破浪,终抵彼岸,奔赴未来,前程似锦,悄悄拔尖,惊艳众人。”落款是自己的名字、车牌号和电话。

更多的力量加入进来。据陕西广播电视台报道,面对疫情及降温降雪天气,西安公安调动警力4000多人次,车辆700多台次,各考点在做好维护秩序的同时,推出多项方便考生的措施。

82家隔离酒店、43个考点安排警力值守,民警遇到受困学生,要第一时间提供帮助。

就像这场慌乱的研考开始前,陕西省教育考试院曾在给考生的信中说的,“无需讳言,我们的工作中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面临难以兼顾的选择,也可能留下大大小小的遗憾,但我们会抱着最大的诚意,努力使更多的考生顺利应考。”

华爱云与她接送的考生。受访者供图

“都会好起来的”

考研第二天,王晴感觉轻松了一些,早上她多睡了半个小时。

雪天路滑,公交车可能不来了。酒店老板凿开车门上的冰,把她送去考场。工作人员看到赶来的他们,说:“我5点半就在这工作了,大家都不容易。”

12月26日下午5点,铃声响起,考试结束。王晴把试卷装入密封袋中,封住。“有种神圣的感觉,毕竟这次考研很不一样。”

12月26日西部网发布消息称,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西安市内报名考生13.5万人。因疫情影响,1.98万考生在省内外地市借考,另有外省考生滞留西安借考834人,省内其他地市考生滞留西安借考2736人,203人在外省市借考。

应在西安参加考试11.85万人,实际参加10.68万人,参考率90.1%,比去年全省平均值高出2.2个百分点,完成了“应考尽考”的目标。

走出考场,王晴发现,雪停了,天很蓝,夕阳给层状云镶上了金边。

风雪中站了两三个小时,家长们也有点累了,准备离开。几位家长走了几步,又转向考点前的帐篷鞠了个躬。

橙色的出租车运了一批又一批考生,车顶的灯牌亮着红字,“万众同心,西安加油”。司机和乘客座位间隔着一层防护膜,导航会突然传来一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有较多考生滞留,请您前往。”

12月26日下午5点开始,考研生陆续从西北工业大学考点中走出。新京报记者 马新斌 拍客 安琪 摄

有的考生忙着先回酒店取行李。离思源学院两三百米的地方,是条商业街,往日里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街道两旁开满了餐馆、奶茶店、酒店和超市,还有一条长长的小吃街。

因为疫情,很多店都关了,空气中飘着消毒水的味儿。研考这几天,这里的人气又恢复了一点。

由于等不到公交车,王晴再次向酒店老板求助,老板二话没说便赶过来,一路把她送回市区的家。

车窗外的街道又恢复了宁静,路旁堆着积雪,暖黄色的路灯照下来。“疫情,考研,大雪,都来得很突然,但也都会回归宁静。西安太不容

易了,但我相信,西安会好起来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晴、陈璐、刘瑾、黄卿、林强、汤媛、杨雪君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 吴采倩 徐杨 赵敏 慕宏举 薄其雨

实习生 | 汤赛坤 申瑜杰

编辑 | 李明

校对 | 王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Code Blog by Crimson Themes.
|京ICP备18012533号-362